3大面向一次搞懂区块链,美国NASDAQ,跨国银行都抢着用

比特币虽有去中心化且资料无法被窜改的好处,但其非实名制特性难与现实世界接轨,此外,其网路算力具有被少数人掌握的风险,以及结算速度瓶颈。不过,比特币采用的区块链技术,却能被改良来应用在许多金融,非金融领域,作为新一代的多中心化资料库,这也是为什么跨国银行都弃比特币,却争相要采用区块链技术

比特币所采用的区块链技术(Blockchain),在国外已是金融业者抢进金融科技的一大关键核心技术,不仅42家知名银行组成联盟,美国NASDAQ也早已采用区块链技术打造自家的新交易平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也在去年底准许积压用区块链发行股票,目前全球投资区块链新创的金额已破10亿美金,不过,区块链并不限于金融领域应用,也可应用于政府税收,供应链协同供货,智慧契约,食品履历,智慧财产权证明,群众募资平台等需要更高监管性与追踪性的领域。

在台湾一手推动区块链技术研发的台大资工系副教授廖世伟,曾因对安卓平台的开发贡献而获谷歌创始人奖,2年前他离开谷歌总部后,率领学生投入区块链技术研发,随后其学生组成低泣团队并将研发成果贡献给台大金融科技暨区块链中心,成为台湾第一套自行开发的区块链协议GCoin。

GCoin区块链开源释出后引发国内各界的高度关注,银行,科技大厂和新创团队都积极想要抢进这个领域。不过,大家对区块链技术的本质了解有限,也很容易把区块链和比特币混为一谈,因此,廖世伟与迪琪共同创办人张哲瑞分别从效率面,安全面,法规面,完整解释目前区块链技术进展,并与比特币做出区别,同时,概括目前各界对区块链的拥抱与发展情形。

为什么银行弃比特币,却争相要用区块链技术
开始谈区块链之前,得先知道它为什么这么红,而我们又为什么需要搞懂它,先从全球的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说起,大家应对金融科技不陌生,台湾去年开始积极追赶全球的脚步,然金融科技范畴极广,从支付,借贷,保险,证券,数位货币到理财机器人都算在内,虽然喊得沸沸扬扬,金融主管机关也确实努力松绑法规,筹设基金又成立金融科技办公室,不过实际上,台湾能推动的金融科技领域非常受限,如P2P借贷,纯网路银行都被绑住双脚,比特币也未受正面关注,导致现在大多仍局限于支付领域,拼命推电子支付。

这也是因为,大家常以颠覆一词谈金融科技,诸如矽谷要吃掉华尔街的午餐,银行分行即将消失等话语带给金融产业莫大的威胁,对金融产业而言,一方面怕业务遭侵蚀,一方面又想抢占先机,因此在投资新创同时,又不敢真的采用,双方始终找不到最佳平衡点,尤其台湾的银行受到高度的监管与保护,更难跨出这道围篱。对消费者而言,虽然被简单便利又省手续费所吸引,不想再与银行打交道,却又忧心新型态的模式安全性是否足够。

再加上不少金融科技创新商业模式与既有体制异质性太高,金融机构不敢轻举妄动,如比特币尽管具有去中心化且资料无法被窜改的好处,但其非实名制特性难与现实世界接轨,因此银行根本不想接受这种数位货币。除此之外,比特币虽强调是自由公平的开放社群,所有人都可以参与交易验证,但最终算力仍垄断于少数人中,可从去年底比特币扩容会议上只有少数人出席的情况看出端倪,再者,比特币区块链目前仍存在51%攻击的风险,以及10分钟的结算速度瓶颈。

不过,比特币背后的区块链技术,却能被改良来应用在许多金融,非金融领域,不只作为新一代的多中心化资料库,更被称作是Trust Machine,这也是为什么跨国银行都弃比特币,却争相要采用区块链技术。

 

为什么全球42家银行抢着加入R3联盟
目前区块链可分为底层协议,服务供应商以及区块链上层的应用,张哲瑞表示,如比特币,纹波和GCoin,都是最底层的区块链协议,而区块链服务供应商有的会自己开发一套区块链,有的拿现成的区块链协议来改,再提供API或是服务给金融机构,最上层则是区块链应用平台如比特币交易所,或是美国纳斯达克所采用的LINQ的交易平台。

对银行来说有两种选择,一种是自己采用一套区块链来提供服务,如美国NASDAQ所采用的区块链平台LINQ的,另一种则是和别人一起共用同一套区块链,如全球42家银行组成的区块链联盟R3,便是想要找出一套大家都认定的区块链,作为这些银行之间的交易清算平台。

取得区块链原始码不难,难在找到对的区块链服务供应商
以目前全球的发展状况,区块链投资主要集中在北美,欧洲,其次才是亚洲,且以中国为主,廖世伟表示,北美约有10几家区块链服务提供商,并且获得当地金融机构与政府单位的重视,而台湾目前真正握有实际技术的区块链服务商不多,大部分只是比特币交易商。

他认为,科技问题就是人才问题,目前几乎所有区块链协议都是开源的,因此要取得区块链协议的原始码不是问题,重点是要找到好的区块链服务供应商,协助导入现有的系统。而银行或金融机构得对区块链有一定的了解,才能知道该如何选择,并应用于适合的业务情境,除了迪琪之外,目前几个知名的区块链服务供应商包括Digital Asset Holding(DAH),Chain.com和Mijin。

进入新区块链时代,未来仍采用传统资料库的银行恐被淘汰
现在就像是区块链的战国时代,由于区块链有技术上的进入门槛,这些银行或金融机构要从理解并接受区块链,到找出一套大家都认可的区块链,且真正应用于交易上,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对台湾来说,廖世伟认为,任何虚拟币的发展都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台湾真的要推动金融科技发展,应该着重在区块链技术本身。比特币只是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应用,与区块链技术是两回事。

他认为,区块链对金融机构来说,就像是1995年年网际网路刚出现的时候,若没有进行产业升级便会失去竞争优势,当大家都开始电子化,采用人工纸本作业的银行就会被淘汰,而现在,当大家开始进入区块链时代,还在采用传统资料库的银行,未来恐怕会因高营运成本而被淘汰。

台大资工系副教授廖世伟表示,区块链是跨领域技术的整合,涵盖隐私安全,密码学,经济模型及算法算力,其中最重要的创新在于共识演算法的突破,使其被称为信任机器。

什么是「区块链」?

2016年全球金融市场,最热门,但最难懂的词,应该就是区块链(blockchain)了!

世界经济论坛(WEF)创办人施瓦布(Klaus Schwab)说,区块链将带动继蒸汽机,电力和电脑发明而来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副主席夏洛夫(Andrey Sharov)预言,区块链技术会让银行在10年内消失!

区块链三个字,看来生冷,其实,简单的说,它就是一种改变「记帐」方式的新技术,它让交易过程中每个节点的每一笔帐,都能透明,省钱又安全地被纪录下来。也因此,区块链的正式名称是“分散式帐本技术”(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它的真正贡献绝对不仅限于金融产业,有可能改变所有人类的交易行为。

2015年10月,第一套运用区块链的音乐平台Ujo成立,它与身为葛莱美奖得主的英国歌手希普(Imogen Heap)一起实验,让用户花0.6美元在此下载单曲,并公开款项自动,透明分配的流程。

买家在羽城发出购买讯息,同意从电子钱包转出0.6美元,一连串交易流程就开始启动。平台上数个端点开始处理订单,系统自动分配费用,等交易流程结束,泰勒丝就寄出歌曲存放位址供你下载,你把歌曲存档,交易结束!

你不需要是羽城会员,只是借道买卖,你无须向它申请帐号,密码,更不用交出敏感的个人资料;它也不收你手续费,只会在你提出交易通知时,随机发送一组英文字母,数字夹杂的三十几位乱数当作交易代号。交易完成后,你从此弃用也无妨,下回想买歌,再换一组就是了。

区块链内容平台观察:不需要使用区块链技术的理由

手续费:非区块链的替代方案
现今的法币金融交易,的确有着手续费过高的问题;而比较早期的加密货币在这个问题上也无法免疫比如比特币的手续费曾经是天价,而目前直接在以太坊上交易ERC20代币的手续费仍然过高等等。

当然,使用区块链的加密货币们也会不断尝试降低交易成本,不管是从技术方面(譬如有人提出[uRaiden(https://raiden.network/micro.html)宣称交易零手续费,只有在开关交易信道的时候收取手续费)或是商业模式方面(像Cobinhood也打出零交易手续费的交易所平台。)

这里就先不讨论区块链的新技术,回过头来,法币金融交易要处理这个问题也不是无解,至少有两个已经存在的解法,很直接也有效。

批次交易降低手续费
比如现今的广告生态系,是记录每一次使用者的注意力行为(点击,安装,购买等),然后一次跟广告主收费,再分润给媒体。因为交易并不是发生在当下的注意力行为上,而是事后「批次收费」,所以不会有单次手续费过高的问题。

另外我们熟悉的直播平台,也是透过先储值较多金额到平台上,再少量打赏给直播主的形式,就不需要每次打赏都付出手续费。

如果内容平台都按照这个模式,按赞不需要当下交易,而是以虚拟货币存在系统内,累积到一定数量才真正「变现」,那的确可以大幅降低交易成本,从而大幅减低交易的手续费负担。

这个很老旧的模式其实仍然有效,只是不太符合潮流,十几二十年前大部分的社群平台几乎都有这类机制,但存活到现在的不多,目前最容易看到实例的就是直播平台了。

补贴手续费
今年开始街口电子支付宣称,至少两年内零手续费,有趣的是,虽然通常补贴手续费被视为一种抢夺市场的手段,但随着新创资金越来越雄厚,补贴战争可能持续数年。

先不论这种现象对产业发展有什么影响,对消费者来说反而变成一种常驻的福利,毕竟一补贴可能是三年甚至五年以上,因此这样的作法虽然看似治标,但用来培养生态系也未必不可行。

DAPP或许不适合,传统的中心化平台反而好控管品质
不论每个平台自己对「高品质」的想像为何,势必要在「中心化审查」与「完全去中心化」的光谱上选择。

DAPP(去中心化应用)可以保证内容不被审查,并安全地存放在网路上的节点中。但除非你的国家没有言论自由,或是必须要散布一些违反当地法令的内容,否则多数内容平台并没有这么迫切需要用DAPP处理。

而有趣的是,现今不管介质,SOSReader,或使用加密货币的事项,此致,Steemit,目前都选择了「完全中心化」的系统。

道理很简单,在内容平台,审查可能是必要之恶,因为若是上了区块链,便无法审查内容,你可能会看到色情,暴力,歧视,仇视,侵犯隐私等文章出现,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可以删除;最近脸书引起的隐私争议,包含GDPR的「被遗忘权」也将很难执行。

同时,争议内容某种程度也会降低平台对于高品质作者的吸引力,每一个(不是来洗钱的)作者都不会希望自己的内容被刊登在垃圾农场当中。

信任机器的优势无法发挥:内容平台目前的痛点并非共识与信任
当然,区块链可以较大程度地保障金流安全与公信力,避免像广告业中的诈骗(欺诈)行为产生。但诈骗在高流量,复杂生态链的广告业中是很大的问题,在金流相对单纯的内容平台则不是。

在广告业中,金流与资料可能要经过的关卡,多到数不清。发布商(出版商),SSP(供应方平台),广告网络,广告交易平台(Ad Exchange),DSP(需求侧平台) ),代理商(代理商),广告主。

更不要说可以出现在任何节点的DMP(数据管理平台),第三方跟踪平台,还有发布商自己底下又包了数不清的发布商,你根本不知道其他角色到底对接了谁。

以上提到了十种以上的专有名词,非广告领域的人应该已经头昏了,这其中只要任何一个环节出错(未必是故意诈骗),整条广告链就无法看到真实的数据。

反观内容平台的金流只牵涉到三者:平台,写作者,读者,谁付给谁非常明确;资料流(文章)也全都集中在平台上,不会传一传就失真(除非平台坏了或平台自己作假),因此区块链最擅长的「信任」优势,在内容平台上就没有太多发挥余地。

因此,比起这些金流与数据的交易信任,内容平台有更急迫需要解决的问题:如何生存下去,并让生态系成长。

反过来说,当生态系庞大到需要跨平台,并且整个市场机制趋于复杂,或许就是区块链能发挥用途的时候了。

方便交易的加密货币:多数内容平台还不需要
从跨国难处来看,信用卡与条纹等电子支付都不是对任何国家可以使用,这让不同地区的人难以交换经济需求。

从跨平台难处来看,一旦我储值甲平台,多半很难再把虚拟资产转移到乙平台,但有价值的资产应该要能被合理流通与使用,而不是被锁在特定应用里面。

所以区块链的加密货币的确可能在未来解决这些问题:只要有私钥与网路,就可以在不同国家交易,只要平台使用加密货币,就能兑换成其他加密货币(技术上可以,但市场上有没有人要换则是另一个问题)。

但如果这还不是一个需要处理的问题呢?

我们知道任何平台都不可能一推出就全球通用,就算完全没有金流限制,文化跟语言还是会某种程度阻挡流通性,像线就明显在亚洲流行,欧美的比例不高。

而内容平台,尤其是写作平台,语言与文化依赖性就更高,能在少数几个国家成长茁壮,抢下市场已经是难能可贵。

所以如果平台像SOSReader或事项,目标是繁体中文写作市场,那只要搞定台港澳的金流;再远大一点的目标,搞不好弄一个虚拟货币(未必是区块链的加密货币)搞定各大正体中文写作平台之间的货币流通,那就功德圆满了,与其担心「金流要怎么在亚洲48个国家内流通」,倒不如担心「能不能进得去这些国家的市场」。

除了内容平台,还有什么应用需要区块链?
目前看来,内容平台并不是真的非使用区块链不可,但或许未来内容平台会朝向「生态链」的复杂模式进化(一个例子是类似LikeCoin期望的那样,各平台之间的内容可以被连结)

既然内容平台目前可能不适合,那有什么应用适合?

我们知道区块链号称「信任机器」,分散帐本中的交易记录被窜改的可能性低,并且交易记录公开,其中交易记录可以拆解成两个部分:「交易」与「记录」。

交易
本质上,区块链第一个想到的应用就是金融体系,作为取代传统中心化的信任体制,这应该没什么好说的了,但其中待解决的问题也不少。

记录
区块链可以顺便记载资料,因此对于「层层转手」容易出错,被第三方窜改的资料流当中,可能也很适合,像是以下两类应用:各种需要公信力的纪录:像是选举,证书,考试成绩这些目前政府使用大量人工记录的事情

中间经手人太多,需要追本溯源的记录:像是农产品产销履历,数位广告记录等而上面的应用场景都有一个共同性,那就是人为介入,出错的比重很大。

前阿里巴巴集团技术专家:区块链实现数字资产管理平台BitRabbit来台成立亚太中心推出第一支ETF指数基金产品BAI +

互联网虽创造新的经济体,却逐渐中心化;近年掘起区块链技术,正以去中心化的理念正颠覆产业发展。根据前阿里巴巴淘宝P8高级技术专家曹力的观察,区块链的基本雏形,虽然还没有出现大规模应用,但是只要这应用一旦出现,速度会非常快,他预估三年内一定看得到。为参与这项颠覆性的革命,曹力在今年加入澳商BitRabbit交易所担任CEO,因为他坚信透过技术可以实现公平价值。

目前全球持币用户总量不足两千万人口,和79亿人口相比,还存有很大的巿场商机。根据BitRabbit内部统计,去年2017年3月到2018年3月,全球有4000个交易所,预估接下来每月平均全球会产生600个数字货币交易所。

但区块链领域中,技术可以说是决定巿场?交易所的关键就在于系统的稳定度跟服务。这也是BitRabbit创办人陈欣怡力邀曹力加入团队的主因。

BitRabbit交易系统的撮合速度达到业界顶级标准,全记忆体高性能模式下撮合速度能达到每秒一百万笔交易的运作,远超过同类型引擎。除了数位货币交易,也为投资者提供基金,美股合约投资,其他大宗商品等帮助投资人多样且管理其资产。

尽管加密货币饱受巿场质疑,但BitRabbit推出BAI + ETF商品仍被巿场看好。

去年10月1日以1比1美金发行,至今年6月底,BAI +成功防御两个熊市,

。这档是一个一挂十五虚拟货币的金融衍生品。主要追踪巿场具价值的数位货币指数,让刚入门的投资人可用一笔小投资额,获一篮子加密货币的资产配置,参与未来数位货币经济.ETF基金发行,也是宣示数位代币将以新姿态进入主流投资圈。

预计七月来台成立亚洲中心的BitRabbit,目前也大举招买马,希望延揽区块链技术及具财经背景相关人才。

创办人陈欣怡表示,区块链还有很多未开发的区块。希望透过技术合作研发更多创新应用,让有潜力的项目都能与BitRabbit平台合作;二来希望落实资产数位化的目标,选择以台湾为重镇,正是看好台湾技术含金量。

割韭菜和口水战不会毁掉加密货币!区块链正在突破第一代瓶颈

新加坡与韩国的区块链定位值得借鉴

前段时间,著名的科幻作家刘慈欣在一个会议上专门讲到了区块链,说区块链是人类发展的下一个节点,会后大家都很兴奋,但是对照最近割韭菜,加密货币熊市等各种讯息,大家对于区块链的信心又一下子跌下去了。

其实,要对区块链的世界看得更远,这样才会有助于我们解决目前的焦虑,舒缓负面情绪,离真相更近。例如,当中国的李某某和陈某某互撕霸屏时,币圈虽然特别沮丧,但同时,新加坡与韩国在区块链技术方面也取得了突破,而且它们不仅是技术发展上的突破,更是技术在进入主流社会方面也取得了突破。

比如,新加坡在积极推行一个,非中心开源化的市民共创智慧城市解决方案,虽然它名字有点长,但重点是开源,非中心和共享,特别是新加坡在共享经济这一块,它对于区块链也好,对于加密货币也好,其推动作用还是迈出了实质性的进步。

在韩国,也由韩国的国家统计局,国家科学技术部和国家讯息通讯部三大韩国部委牵头,7月底完成了一项新的区块链产业计划草案,其中他们就把这个争论很多,名声不太好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定义为加密资产交换和经济业务,这代表着,他们已从国家层面规定真的有一个加密资产的交易场所,而且它是受金融监管的。

之前,韩国也是不承认加密货币交易所是受监管的金融机构,而是把它看成是一个通讯供应商,这一前一后的变化可见,加密货币和数字资产已经越来越进入主流社会的视野。

事实上,目前还有一个更加积极的观点,就是大家觉得区块链在各种争论之中,正面临一个浴火重生的机会,由一个所谓的旧区块链时代,迈入一个新区块链的时代。

比特币为代表的埋头挖矿阶段已经告一段落

旧区块链时代是什么概念?就是以比特币为驱动的区块链,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所有的可替代加密货币,都是用比特币的开源和原始协议构建的,也就是中本聪在2008年写的那个计划。同时包括整个帐户体系,流通性,公司机制,都是沿用比特币原有的。说白了就是,旧的区块链世界基本上是跟比特币密不可分,合二为一的。

例如在旧的区块链世界,人们经常讲没有币的区块链存不存在?在旧的区块链时代,这可以说很难实现,一个没有道理,没有加密货币的链,在之前真的很难有独立发展的机会。

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它协议的扩展性受到比特币开源的严重制约,无法加载其它使用,所以它只有挖矿和交易所流通应用,缺乏商业场景的内生性流通机制,即区块链时代的1.0因为先天架构不足,层层叠叠都被它原来最早的方案所制定。中本聪已经在十年里让加密货币在全世界一度产生了几千亿美元的市值,可他再智慧,再有远见,也还是会有局限,因此旧区块链时代受到的「原罪」约束,也注定它走不远。

发现新大陆,区块链新世界大有拓荒空间

新区块链时代就是它可以具备加密货币和令牌的两种特性,有更加广泛的功能,它不仅在分配上起作用,同时也是区块链世界里的确权工具,其实包括ETH和EOS都有一个这样的方向。

新区块链时代的原生区块链,是使用自己的开源协议,而不是再用比特币的开源协议,同时它基于开发者和分布式商业的用户构建,有很强的独立性。

原始或者说旧区块链时代的区块链,它构建的是一个盆景的世界,这个世界已经容量满载了,而现在新区块链时代是找了一个新大陆,就有点像是大家乘坐5月花号,由欧洲到了美洲的新大陆,虽然一部分留着旧大陆的游戏规则,但还是会在新大陆重新定义行为,重新开疆拓土,新大陆的容量和潜力也远远超出原来的旧世界。

区块链新世界它也存在多种共识机制,POS,BFT,DAG都同时在不断变体,特别是它具有良好的扩展性,可以加载不同的商业应用,同时,也在逐步建立自己的生态。

人人赞美区块链不正常,人人批判区块链也过分了

对于区块链,现在我们已经可以不再拘泥于李某某,陈某某,也不要再拘泥于空气币,山寨币,传销币,而是从这种一连串的鸡零狗碎鸡毛蒜皮的利益中跳出来,真正去找到我们的新区块链时代这块大陆,找到我们的领地,找到我们自己的13个殖民地,找到我们的西部世界,找到我们自己的商业应用发展前景,这才是一个真正有前途的方向。

其实这个方向也已经向我们发出了号召,区块链的商业周期跟原来的也有明显的不同,为什么刘慈欣会对区块链高度评价?某种意义上讲,区块链本身跟我们的现实世界是一个平行世界,而这个平行世界是一个巨大的虚拟世界,我们可以把EOS想像成一个巨大的虚拟主机,这跟互联网其实是并行并列的。

区块链是平行世界的入口,未来无限

虚拟世界的存在会越来越庞大,所谓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区块链是我们进入虚拟世界的最有力的入口,最详细,可操纵性最强的入口。迈过区块链这个节点后,虚拟世界就是我们的现实世界,而现实世界就成为我们的虚拟世界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已经看见了平行世界的曙光,这个虚拟的平行世界里面一定会有大家的位置,只要我们对于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多一些投入,多一些冷静,多一些理性,有足够的信仰,不要走偏,不要掉队。

本文为荣格财经授权刊登,原文为「割韭菜,口水战会毁掉加密货币吗?但是区块链即将进入新阶段,正在突破第一代瓶颈|大话区块链」

非洲区块链大爆发:从一拍即合到野蛮生长

「神秘的非洲,狂野的非洲。它是炼狱,也是摄影师的天堂。它是狩猎者的瓦尔哈拉,也是遁世者的乌托邦。它是你心中的愿望,禁得起所有的诠释。」

在英国作家柏瑞尔·马卡姆的笔下,非洲是多样的,是值得探索的。非洲有原始的自然景观,丰富的世界文化遗迹。但不得不承认,非洲也是目前世界上最贫穷落后的大陆。

然而,一场金融新革命—区块链、数字货币和去中心化正在这片大陆异军突起。非洲是否可以借助这项技术完成逆袭?

首先我们要明白区块链是什么,通俗易通的解释就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

在7月13日,有非洲媒体消息称,尽管一些市场存在监管问题,但非洲区块链和加密公司一直在筹集资金。报导还指出非洲规模最大的ICO区块链创业公司奈及利亚SureRemit在2018年上半年募集了700万美元的ICO资金,而「南非太阳交易所」则筹集了500万美元的ICO资金。

如今在非洲,只要一台智能手机就可以涉足不断发展的区块链生态系统,并从中获利。同时,越来越多的地区被视为新兴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企业的家园,当地玩家甚至正运用区块链技术解决社会、经济和政治问题,并将该技术作为非洲进入全球市场的一个跳板。

区块链发展的沃土

以利沙·奥乌苏·阿恰杨是一名16岁的迦纳高中生。人们看到他的时候绝对想像不到他是非洲目前年龄最小的区块链创业家。从小便喜欢探索网路世界新鲜事物的阿恰杨在去年创建了自己的加密货币营销公司Token Media,主要为区块链项目和加密货币用户提供服务。虽然自己的公司生意不大,但是他与当地金融公司达成协议联合开发项目。据Bitcoinafrica.io报导称,短短一年,阿恰杨的公司为合作项目增加了4000万美元交易额。

其实,非洲可以说是数字货币的先锋。 2015年,非洲大陆最北端的小国突尼西亚成为世界首个通过区块链发行本国货币的国家,他们研发的系统基于区块链技术,可以让法币以数字货币的形式进行传播。紧接着2016年,塞内加尔也加入了国家级数字货币的发行队伍,起名数字货币名为eCFA,享有与该国官方货币同等的法律地位。

据非洲数字货币交易平台Paxful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平台比特币交易量正在急速攀升,截至2018年3月末,每月交易量达到4000万美元,其中美国排名第一,奈及利亚、迦纳分列第二、三名。前三名中,非洲已占据两席位置。

非洲本土的区块链创业公司也在增多。在苏丹,大量与区块链关联的业务开始生根发芽,包括专注于区块链发展的公司Codexi, 以及挖矿企业 SG Mining,这家公司将黄金资产作为加密货币的储备。在肯亚内罗毕,BitHub Africa为开展区块链业务的公司提供咨询服务;支付及转账平台服务商bitPesa已经和60多家银行建立合作关系,并运营着7个移动钱包。

据NewBTC报导,在南非,过去一年里至少涌现出15家新成立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此外,在开普敦,为了向普通大众普及区块链技术知识,专门有区块链学院对创业者和企业提供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培训,以及为商务人士提供建议,教他们如何将区块链技术运用到他们的业务模型中去。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区块链初创公司进驻非洲,大有星火燎原之势,还有其他的巨头公司,如Consensys、Ripple和Rightmesh,都已经在非洲设立了分部,并非常看好在非洲的业务前景。

此外,3月初,第四届非洲区块链大会召开。全球区块链领域的知名人士,以及来自金融、司法和全球科技行业的代表齐聚一堂,讨论区块链技术的应用问题。耐人寻味的是,这场会议的地点既不是被视为全球金融科技圣地的伦敦,也不是美国西海岸最重要的金融中心旧金山,而是位于南非东北部瓦尔河上游高地上的「黄金之城」约翰内斯堡,足以见得非洲正成为全球新兴区块链金融中心。

糟糕金融体系的一剂良药

区块链能在非洲得到迅猛发展并非偶然。

非洲的绝大多数国家还依然是发展中国家,国内货币常常不稳定、银行服务落后,数字货币正被非洲民众视为资产财富的「安全港」,给死气沉沉的非洲金融业带来了重生的希望。

有数据显示,在非洲近3.26亿的成年人中,80%都没有银行账户,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只有不到3%的人使用信用卡。虽然金融基础相当薄弱,然而非洲的手机渗透率却超过70%。现在数字货币的交易主要集中在移动端,这为非洲人民拥抱区块链提供了前提条件。

此外,受全球油价波动影响,奈及利亚,辛巴威货币在过去几年发生了大规模的贬值,在这种情况下,比特币、莱特币、以太坊这种虚拟货币,在这些国家的运用与其他国家很不一样。在中国或美国,虚拟货币还被当黄金一样去投资,但在本国货币已经失灵的非洲国家,这些货币可以直接当货币使用。

7月12日,加密数字货币领域媒体CoinStaker发表文章称区块链能够有效地解决非洲国家面临的腐败、贫困和武装冲突等问题。

区块链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公共账本,允许所有参与者在不需要中心化的银行的情况下跟踪和验证交易。区块链的优势在于其持久性,这意味着以前的交易永远不会被删除,并且,它的透明度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查看所有已处理交易的完整记录,这对于打击非洲多国的反腐事业非常有益。

迦纳在2016年推出了一个名为Bitland的项目。该项目使用自己的区块链网路Bitland来存储土地登记信息,帮助解决土地纠纷。迄今为止,该项目已经被推广到迦纳第二大城市库马西的28个社区。公民在区块链上记录他们的土地所有权,一经记录就无法被第三方删除或更改,这减少了该地区的土地非法转移和腐败行为。

其次,数字货币是通货膨胀的天敌。这对于辛巴威、南苏丹和奈及利亚等通胀情况严重的国家,尤其有用。多数数字货币具有固定数量,不像目前流通的纸币存在发行过多的情况,这能够给非洲人民更多安全感。而专家也认为,传统系统的缺乏可以促使非洲人更快、更顺畅地采用区块链等新兴技术。

此外,区块链能够为非洲国家创造更多的就业。现在,越来越多的非洲人,尤其是年轻人,投身这场「技术革命」。相比欧洲和美国「矿工」,非洲「矿工」更难获得挖掘加密货币所需的计算机部件和图形卡,但是非洲「矿工」有另外一个优势:相对便宜的电力。摩洛哥、布吉纳法索、南非、乌干达和肯亚已经建造了一些巨型太阳能农场,这些农场在创造大量工作的同时也生产出大量的价格便宜的电能,何不用来「挖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