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能为电竞带来什么帮助?

在本文开始前,首先恭喜台湾电竞国手Nice在2018年雅加达巨港亚运夺下“星海争霸II”银牌,台湾代表队在“传说对决”项目获银,“英雄联盟”项目夺铜!虽然 – 次电竞比赛台湾有选手拿下冠军,就会号称「电竞元年」,既然今年区块链项目开始火热,也号称「区块链元年」,不如就掺在一起做撒尿牛丸吧。

到底区块链在电竞产业可以怎么搞?先来了解一下电竞产业生态圈的模样。

电竞产业生态圈

2017年,全球电竞市场已带来6.96亿美金的营收,相比于2016年的5亿美金,增长了39.2%,而2020年预计将达到19.04亿美金。根据推估,2018年电竞赛事全球总观赛人口将高达3亿8千万,观看时数将增至66亿小时,这几年成长趋势并无减缓。事实上,所谓的电竞产业生态系,大致上也和所有的运动产业生态系并无二致。

对游戏商来说

游戏商必须开发出适合比赛的游戏,光是调整平衡就耗时费力、就算该游戏适合比赛,可能很难符合大众口味。最佳电竞游戏应该要「易于上手,难于精通」游戏商必须持续花费行销费用维持游戏热度,培养玩家观看赛事的兴趣。

对赞助商来说

赞助厂商不太愿意赞助电竞赛事,原因是难以评估赛事观看所带来的广告效益能否带动产品销售,除非赞助商乐于推广品牌和电竞赛事连结(多为电脑硬体厂商)由于对于游戏的刻板印象,游戏也有年龄分级限制的缘故,大部份赞助商多还是硬体厂商,机能饮料(我个人是谈过电信公司,碳酸汽水,零食啦)。近年开始出现银行等行业。

对战队/选手来说

电竞战队所能获得的奖金分润或赞助金不足,养不出明星,或甚至养不活选手战队养不活选手,队伍数不足,难以形成赛事联盟、选手的职职寿命较短(黄金年龄为16-22岁),退役后除了战队教练,赛评主播,赛事企划等也苦无其他出路。若是产业链发展不健全,或是游戏已退烧,转行不易、战队和选手或多或少还是会被贴上传统社会认为「打电动就是歹囝仔」的标签、如果游戏火红,战队还得付钱给赛事组织购买参赛入场券;若是游戏不红,游戏厂商可能还得自己贴钱请人出队伍。

对赛事组织/制播单位来说

游戏本身先天不足(不够红吸引不了观众),赛事联盟成不了气候。即使游戏厂商自掏腰包投注大把行销费用举办赛事,也只是像放了场华丽的烟火要是宣传不足,观赛人数不够,吸引不了赞助商←→赞助金额或是游戏厂商给的制播费用不够,赛事组织及制播单位缺乏制播费费用做出更吸引人的内容,就更难满足观众、通常最终决赛偏好实体赛事,制播费用高昂。

对直播网路平台/电视台来说

如果赛事精彩可期,网路平台或是电视台都还可以再卖出破口广告,获取额外收入(除了赞助商广告播出以外);反之,若是赛事乏人问津,别说是广告收入,就连赞助金都变得格外难获得。为争取独家转播权,有时也需要商业和政治力的运作只要幻想一下今天我们讲的是世足杯,都能更帮助理解上述这些利益关系人。综合以上各点,可以看出最大的症结点就是必须担心游戏够不够红(关注度=可能转化潜在收视族群),以及观看人数够不够多(扎实的流量=钱)

区块链的特性让这些过往只有熟悉内幕者才知道的资讯,现金流动向变得清楚透明,电竞产业链的每个利益关系人都将有机会能获得公平的利润分配。而在激励机制带动关注的情况下,电竞产业将变得更热门,大家都有钱赚。一旦带进收视人口,剩下的就是比拼游戏红不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